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休心小築!

殘缺如玉,雖損猶溫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静者高,高者俯瞰世界,心和者仁,仁者包容万物,心慈者深,深者淡对冷暖,心慧者安,安者笑对人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洇染时光之色  

2013-06-17 04:13:02|  分类: 引用... ..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转载】洇染时光之色 - 残缺者 - 残缺的生命.残缺的梦!
 于词章中翻捡婉约,在季节的发散里搜罗清新。酣睡醒来,窗台外的马蹄莲披着初夏的阳光,点亮了我的眼神,于是去散步。从另一个方位、角度了望伏龙坪,望着头道沟中的小径、房舍、院落,心中升腾起异样的情感,那是熟悉着的陌生,和陌生中的熟悉。站在丘阜之上,平视过去,就望见了我曾经寄居过的小院围墙,在对面的院落,我曾无数次地看到日出,欣赏过圆月之夜的城市景色,只是搬离之后,很久都没有造访过,不知他们还好否。

  

  此地,背对太阳,背对着城,凝视我每日经过的谷中这条七扭八拐、如琴键一样排列、连缀成长长通途的377阶水泥路,仿佛看到我由此上山、下山的身影在不同季节的姿势,迟滞的、飘洒的、轻快的、奔跳的……慢慢地聚集、合拢,再一幕幕重现:在风中,在雨里,在雪天。那都是我鲜活的生活中的一个个重复却又完全不同的桥段。我深知这个不同,是每次通过小径时,心中的意绪,总是不一样的。心灵,在时光的洇染中,会随季节而变,随山色而变,随时随地地不断变化着。

  

  小径一侧,由下到上,舒缓的谷底参差着一溜房屋,几家庭院。这里恰好可以一览无余地看清近处几个院落里的物事,我突然想,谷底的住民,是否会有一种被窥视的不适感?许多院落都寂静无人,院门紧闭,屋门紧锁着,只有庭院里的枣树、梨树、沙枣树、沙果树们在等着阳光的抚吻。在其中一个庭院,一位老人正给坐在台阶上的小孙女喂食,院角一大丛红白夹杂着的月季花,开得热烈无比;一侧低矮的墙头,摆满盆花,这许多形态各异的盆花或盛开或葳郁着,装点着素朴而安静的院落。此情此景,让我怀想着,在那遥远的地方我的家乡。

  

  平房,瓦屋,民居,树木,花草,山沟。它们一同在我眼里洇染着面前的时光,乡土的味道流窜开来,弥漫在五脏六腑,让人有点想家,有些飘然起来。

  

  在低处,一树刺槐,正纷纷白白地开着。它还陷在幕春的情绪里,才准备进入时光的另一阶梯。高与低,让同类植物,有着不同的花期。山坡上,野枸杞已经结出了果实,山沟里的才绽开细碎的紫花。事物的差异性,的确与生长的环境相关。从刺槐和野枸杞身上,给人很真切、确切的一种感受。

  

  谷中开始热闹起来,上行的人,下行的人,彼此擦肩而过,如两列轰轰隆隆对开过来的火车,各行其道;偶尔有相熟的人遇到,会微笑着打个招呼,也有人站在边上相互让烟、聊天。男人、女人,老人、孩子,每天都有无数人从这儿通过,其中大多数人和我一样,对这道沟,对这条路径,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,甚至比我更熟悉,因为许多人在这个坪上,已生活了五六十年、三四十年、二三十年;许多人生于斯、长于斯,这里就是他们的家。不用说这道沟,他们熟悉每一条下山的通道。熟悉着每一条街道,还有街口、路旁站立了几十年的沙枣树,合抱粗的泡桐,盘虬老硬的枣树。

  

  我现在住着的那个巷子,就有三棵粗硕的沙枣树,曾问过在巷子里住着的老人们,他们也说不清这几棵树的年龄。这个时节,正是枣树,沙枣树开花的时节,它们的花都很细霄,被浓密的枝叶遮蔽着,不注意细看,是看不到的。特别是枣树,只有当从树下经过,看到一地黄色的细霄之物时,才会抬头看看,哦,是枣花开了。而沙枣树就不一样了,远远地,你就能嗅到花香,一种特别馥郁浓香的味道,隔着三五十米,隔着一条巷子或几座院落,都会嗅到。当你走到沙枣树前面,定睛细看时,才发现在那层层叠叠似柳叶、泛着银白光泽的叶片间,夹杂着一簇簇细屑的、黄色的花朵,它就是沙枣花,不说它香飘十里,如果迎风,千米外还是能闻得到它的馥香若有若无,那样特别。有天早上,我看一到巷子深处,一位上学的少女正从树下经过,望着她单薄的背影,闻着花香,我的心,一下辽阔起来。

  

  顺山脊往上走时,在一家人的门口遇到一棵正在开花的椿树。一地落花,看上去似撒了薄薄一层金箔,醒目,鲜亮中又透着柔曼、迷人的光彩。椿树,也在初夏开花,花朵一如枣花、沙枣花的细屑,也没有沙枣花的香气,但在疏落的枝叶间,它却比较惹人注目。我也知道,山下的城中有条路边,就满是樁树,当清早行走时,夜间落下的花粒就拢在人行道地砖的接缝处,仿佛天然生成的棋盘,别致极了。这时节,就是这些黄黄的、细屑的花朵与花粒,洇染着时光,让人感到与春天的不同。

  

  回到半坡居中时,邻居正在摘枝头的樱桃。这树樱桃与家乡的红樱桃大有不同,呈金黄色,算是黄樱桃吧。他见我回来,告诉我樱桃熟了,让我也摘些来吃。我笑着回应几句,没有去摘樱桃,而是入室取出相机,拍了几张照片,似珠如玉、晶莹剔透的黄樱桃,就这样被我定格记忆。重又入室,取过搁在床头的书,这本诠释李煜的词和故事的书,已读了一半,正好读到醉过方知酒浓,爱过才知情重这一章。这句话是林清玄散文中的,被这本书的作者拿来作了章节标题,不用想,作者在这章中所述的故事,一定是浪漫凄婉的吧。

  

  目光从书页洇开,时光的颜色,便从南唐词人的故事里洇了过来,无边风月温柔缠绕,相思、欢爱、怅惘、悲郁、喜乐、花红、笙歌、无辜;时光的染色,从诗人一颗敦厚的心中洇了过来,花间婉约气息泼洒,柔曼、润滑、雅馨、绮丽、浓烈、清瘦、伏隐、沉陷……

  

  一个人、一本书、一杯茶,就这样过活,遥远的时光之色与心绪之色弥合,时淡,时浓,或轻,或慢,一同洇染在半坡居的光阴中,洇染着时光中的一颗心轻脆之心。

  

  窗外的无限风光,似乎与室中的人脱了干系。时光之色,轻轻慢慢地洇染,没有中心,没有边缘。文/九米斋主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